弥冬#cn不停变换中

目前已入霹雳、凹凸、王者坑,可以动我的受,不准动我的攻!(紧紧抱着)

好久没玩水彩,已经绝望了(눈_눈)
本来只是想蓝背景试个色,结果高估了软件的撤销能力又忘了保存,只能蓝到底了ヘ(;´Д`ヘ)

没赶上5.20好歹赶上了5.21。
有bug,实在不想改了,心疼自己手指ヘ(;´Д`ヘ)
没想到绑定的梗有那么多人喜欢,受宠若惊,等板子回来会更积极产粮的,给所有小仙女一个么么哒,5.21快乐!

大概是:
‘系统出了问题两个人绑定在了一起军师做什么子龙就会做什么’
这样一种设定|・ω・`)
我好喜欢少女攻啊,不过欺负狠了容易被反扑(*/∇\*)

指绘
冲那个拥抱转圈我可以吹一年!
(不会画云,直接贴的截图,不喜勿怪QWQ)
总觉得画的蜜汁黑化

学校运动会实在太无聊了,只好摸鱼ヘ(;´Д`ヘ)
Q版比大人好画的多,都有点不想画大人了。
给大家一个忠告:别轻易用sketchbook的自由变换,像素一秒变渣,心疼我金ヘ(;´Д`ヘ)其他的不太清楚,如果有比较好用的指绘软件求推荐,虽然这个也很不错啦……

第一次指绘,纪念我突如其来的少女心。
算是体会到了太太们说的难搞,安哥头发纠结了好长时间差点砸手机(笑哭)
p1和p2一个衣服没涂一个涂了一点,无法取舍,全发上来吧。

三余超好看!素素的几个分身都是我心头肉啊(手捂胸口)!
觉得鱻生才是真狐狸,萌点爆炸\(//∇//)\
(最后一张是上课涂的绮罗生,别吐槽手我知道QWQ)

青坊主x一目连(part3)

※拖了一个月的part3
※曾经的故事
※一本正经不犯二
青坊主与一目连第一次见面其实并不是在那个一穷二白寮里,而是在一座山上。
那时候他还是个普通的云游僧,一目连却已成为妖怪不知道多少年。
每到一个地方便要去拜访当地的神明,这是云游僧的传统。不过这个这次到的地方人迹罕至,走了许久都不见一户人家。青坊主压了压斗笠,看天色已经不早,想着加快脚程天黑之前翻过这座山。
山路也是许多年前造的,石板已经龟裂,缝隙中长着青苔和杂草,不过能看出用的都是非常讲究的石材和手法,当时刚造的时候应该费了不少心思。
带着湿气的风夹杂着浓郁的泥土腥味吹来,有点雨水来临前的预兆。到达山腰的青坊主抬头看了看天色,却无意间发现另一条岔路上,树叶之中藏着暗红色建筑物的一角。他拿禅杖将路边的杂草拨走,靠近后抬头,破败的鸟居便整个呈现在他的眼中。
有鸟居,就说明此处有神明。
阶梯上铺满了落叶,踩上去沙沙作响。
青坊主边走边打量四周,暗红色的鸟居一个挨着一个,将通向山顶的整条山路笼罩起来,阳光照在石板上,旁边都是茂密的树林。即使现在已经破旧不堪,但依旧可以感受到当年的壮丽。
不过曾经受千人供奉万人敬仰的神社,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即使不知道这里供奉的是哪位大人,此情此景也让人心中伤感。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雷鸣,青坊主心里道糟糕,这种季节雨是说下就下的一点也不给人喘息机会,他刚加快脚步,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就砸下来了。闷雷在云层中翻滚,一声响过一声。青坊主只能继续向山上跑,没人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必须要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走了好久,终于踏上了顶端的神社。才是下午,天色却因为乌云的原因变得昏暗起来,青坊主被雨淋了个通透,里衣紧贴在皮肤上,衣角都在往下滴水。幸好神社的建筑保存了下来能让他有个地方休息,青坊主刚走近两步,突然又停下了。
破败的神堂下,坐着一个人。
是同样来避雨的行人?
那人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仿佛已经待了很长时间,看到青坊主来也没有什么反应。
青坊主刚想开口招呼,却看到那人金色淡漠的眼睛,闪着些许的排斥,青坊主顿时有一种自己才是外来者的错觉。
不对,他身上没有人的气息。
难道是妖怪?不过青坊主也否定了这个猜想。
神圣的地方排斥妖怪的进入,只要建筑未毁坏那禁制就存在,没有妖怪会特地来此受苦。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
青坊主吞了口唾沫,走上前去,压住心里泛上来的苦涩,恭敬地单手合掌鞠了一躬。
“小僧云游至此,突遇大雨,无法赶路。恳请大人让小僧借住一宿,小僧感激不尽。”
神明是通过人们的信仰汲取力量,人给了神存在的价值,可若没有人相信他,神明又想要活下来的话便会堕落成妖,与世间的污垢同流。
没有哪位神变成这样的。
如此可怜的模样。
一目连的手背上有被侵蚀的黑紫色痕迹,想必那绷带下也是满伤口。妖怪的身体可以不断自我愈合,妖气又与禁制相抵抗,反反复复,每一秒都是皮肉撕离的疼痛。
一目连眼里闪过奇怪的情绪,似乎是没想到还有人能认出他,想了想后张口问道,
“你……从哪里、来?”
他的声音嘶哑又生涩,好似被开水烫过一样。
“小僧云游四方,没有归宿。”青坊主答。
一目连没有再问,扶着柱子站起来,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进到里间,隐没在黑暗里。
这是同意了?
暴雨冲刷着青坊主的身体,斗笠有些撑不下去慢慢渗水。青坊主摸了摸斗笠沿,满手的潮湿,于是接受了神的好意,拿起禅杖走上去,寻了片不漏雨的地方坐下了。
一片沉默,只留外面的暴雨声。就在青坊主以为他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一目连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了过来,
“山脚……下,还有村子吗?”
“并没有,最近的村落也是在两里外。”青坊主回答。
“现在是,什么年代?”
“奈良时代。”
“还在打仗吗?”
“偶尔会有纠纷,不过不打仗。”
两人都不是什么健谈的性格,说了一阵便没有话题了。
空气突然有点尴尬,青坊主觉得该找点什么事情来做,回忆了一下突然想到一目连的手上缠着绷带,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太过麻烦,缠的乱七八糟的也没有系上。
“大人,我帮您系好绷带吧?”青坊主问。
一目连没有做声,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才听到墙那边道,
“好。”
青坊主起身走过去,一目连就坐在地上,曲起一条腿胳膊搭在上面,金色的眼睛藏在手臂后看着自己。
青坊主坐下伸出手,一目连将手臂交给他,任他把自己的绷带拆开,露出下面已经模糊的血肉。
青坊主眉头轻蹙,动作越发缓慢起来,生怕皮肉粘连着绷带再次撕开伤口。手臂大片皮肤脱落,露出里面红色的组织,像是被一层层磨掉一样慢 慢渗着鲜血,怎么都止不住。一目连却不以为然,也许是习惯了,这点疼痛根本不能让他有所触动。
“这些用不了了,还有其他的吗?”将脏污的绷带放在一起,青坊主抬头问道。
一目连摇摇头,“就这样放着吧。”
缠上绷带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样子能看过眼,单对伤口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在别人眼里着实有些扎眼。
周围实在找不到可以代替的东西,外面雨也没有变小的迹象,即使青坊主有心也是无能为力。
一目连想将手收回去,青坊主却突然加力握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动,一目连疑惑的看他,却发现青坊主阖上眼睛,上下嘴唇相碰,
“此经能救一切众生者......如清凉池能满一切诸渴乏者,如寒得火,如裸者得衣,如商人得主,如子得母,如渡得船…………”
“…………”一目连不知他要干什么,只好一言不发的等着,没多久他就明白了。
胳膊上的伤口传来一阵又麻又痒的感觉,好像有小虫子在上面啃噬,但又不是很难受。他低眼一看,伤口还是血淋淋的一片,不过有些地方已经停止出血。
一目连执意将手抽了出来,青坊主睁眼,不解,一目连道,
“没必要。”
反正终究还是会痛,何必贪图一时的解脱。
“那大人为何不离开?”青坊主一语中的。
“为什么要离开,离开又能去哪。”一目连反问。
青坊主皱起眉头,“哪都可以,大人若想救世,有更多的地方需要拯救,何必在这一个地方死守?”
身为神明被子民背叛最终落到与妖魔为伍,却依然守在自己的神社里。
是在等他们回来吗。
青坊主胸口发闷,说不出来的痛楚。
“……我不想救世。”一目连望着殿内塑造的过于理想化的神像,威风凛凛。
“我谁也不想救。”
天下这么多灾难,凭他一个能救多少?
“是不是神也没那么重要,都活着,都拥有力量,没什么差别。只是在这里待惯了,也就不想出去了。”
一片阴沉沉的黑暗,仿佛粘稠的汁液两人淹没进去,唯有那一只金眸清冷明亮,里面闪烁着的是孤寂与悲哀。
“明日雨就能停了,到时候就离开吧。”
山的主人下了逐客令。

最终青坊主在殿内睡了一晚,第二天清早便收拾好东西,消失在来时的青石板路上。
一目连等他走后才出来,重新回到一直坐着的地方。雨后的阳光明媚的刺眼,一目连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一坐就是一整天,到下午时分,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禅杖墩地的声音,还有脚步声。
青坊主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笑着道,
“其实还是稍微有点累。”
“你怎么又回来了?”一目连皱着眉道。
“小僧下山化缘,顺便了解了一下附近的风俗传说。”青坊主道,“收集各地的传说是小僧的爱好,每次都会在同一个地方多逗留几日。”
“…………”麻烦。
青坊主知道一目连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坐在一边,嗓音温和的分享着自己入世后发生过的故事。
一说就是一下午,从头到尾一目连没发表过一次意见,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一样。直到青坊主到了固定的礼佛时间,与他道歉后刚离开两步,就听到身后的一目连淡淡的说。
“你想救我。”
青坊主思考了一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目连又道,
“出于怜悯?”
“…………”青坊主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第三天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他依旧回到山上,身上袍子的衣角有些脏污,应该是上山过程中在哪里染上的泥土,这看起来才像个云游僧的样子了。
不过青坊主也算爱干净的人,在发现自己的狼狈后隔天就在山腰上找了条小溪,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一遍。
一目连是妖怪从来不会担心这种问题,看着头发湿漉漉的青坊主,默默拿起他化缘得来的点心张口吃了,就当是收租。
第五天青坊主差不多摸清了四周的环境,还找到几棵长着野果的果树,有时摘了会分给村里的人,不过更多的会带回庙里去。
第六天天气变得又不好起来,刮着风。一目连第一次在山顶看见几个小孩的影子,偷偷摸摸的躲在灌木里。好像是在捉迷藏,又像是在打量自己。
等到青坊主回来后一目连和他提了一下,青坊主笑着道自己会解决。
第七天,青坊主带了茶叶上来,想办法烧了一些水泡了,味道不错。
第八天傍晚,就当一目连准备继续消失的时候,青坊主突然一本正经道,
“大人问过小僧对您是不是怜悯……”
一目连停下,回头看他。
青坊主身上镀着一层金色柔和的光芒,眼里晶亮道,
“当时小僧想不出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现在却明白了。”
“并不是怜悯,只是惋惜。”
第九天暴雨,从中午开始下,一直没有停的迹象。既打雷又闪电,外面的风简直能将人从地上吹跑。
天昏暗的仿佛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空气里甚至还有雷劈的烧焦木头的余味。
青坊主拄着禅杖,将山路整个淹没的滚滚泥石流就在他脚下停下。鸟居都被冲垮暗红色的碎片参杂在混乱的泥石流里,高大的树木整个连根拔起横挡在中央,稍有不慎就会被雨水继续冲滑下来。他浑身被暴雨打湿,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可他依然用手护着胸口,里面放着村里老妇塞的糕点,老妇让他帮忙摆放在山里的神明前,她已年老没法亲自上山。
村子的老人说这座山里可能真的有神明存在,而且是一位很厉害的神,但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他们说这片土地有那位神保佑,从来没有过大灾大难,尤其是这座山,每寸土地都有灵气,已经死去的植物种在这里都能活过来。
只是他们祭拜的是山神,不是风神。
虚无缥缈从不存在的山神。
青坊主在那待了一夜,淋了一夜的雨,那摇摇欲坠的大树终究还是没有砸下来。不过第二天他便发了高烧差点晕死在草丛里,多亏昨晚走后村子里的老妇人放心不下,一大早便派儿子上来找他他才没有病死在那。
一烧就是整整两天,刚一醒来眼睛还没恢复清明,青坊主就不顾村里人的劝阻执意上山,急得老妇人直骂。看着那比树还高的泥石,过了好一会,青坊主才开口,对着空无一人的山林道,
“小僧若自作主张引大人不快,还请恕罪。”
“山下有传说,天灾降临,神龙出世止了大水,随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记得您,不过却拜错了神。”
大水冲垮了他们的家园,毁了他们的知识,所有东西只能靠口头传下来,在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自然没人重视那些传说故事。不过青坊主好歹游历了这么多地方,神话传说听了无数,总是能推断出一些来的。
虽然那村子的人很少,但也聊胜于无,不知道这些信仰能否帮他重归神位,就算不可以,能好受些也好。
“小僧在这里逗留得太久了,该走了。”
“希望有朝一日能再相见……一目连大人。”
青坊主单手合掌竖于胸前鞠了一躬。
村里的人告诉他,从没人走山上的路,因为害怕扰了神明,打猎砍柴也都是在山腰完成。去城里的话就走旁边的条小路,绕着走比翻过整座山要省事的多,他当时若是找的仔细些,现在肯定已经在城镇里了。
青坊主脸上没有丝毫的留恋,一如来时的模样,随缘而行。

很多年以后,时代变迁、物是人非。再次醒来的青坊主都不明白自己这么一个有着纯粹信仰的人为什么没坐化反而变成了妖怪,还被阴阳师所召唤成为其式神,从此只能过着打工还债一样的生活。
作为一个新来的自然少不了受前辈们的戏弄,终于在信仰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青坊主头疼的准备换个地方待着,哪里都好只要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不要让他们对自己的佛堂虎视眈眈。
阴阳师的宅邸非常大,七拐八拐的最后连青坊主都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只是觉得越来越安静,与前面的嘈杂比起来就像进入了世外桃源。
青坊主突然想去拜访一下这角落的主人,如果能让让自己在这里躲避一阵更好。可他却在走过一个转角后猛地定在了那里。
角落的主人躺在树的枝桠上,绿叶藏着身体看不太真切,一手自然垂下,另一只手举起来手指上面站着一只大山雀,正低着头为自己梳理羽毛。手臂上缠绕的雪白绷带散乱着,看起来好一副随心所欲的模样。
青坊主瞳孔收缩,心脏过快跳动的频率令他陌生。
一目连慢悠悠的放下手,转过头,仿佛才看见来人一样露出了个淡不可查的笑容,道——
“好久不见。”
——————————————
※一目连:你……从哪里、来?
青坊主: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此经能救一切众生者......如清凉池能满一切诸渴乏者,如寒得火,如裸者得衣,如商人得主,如子得母,如渡得船,如病得医,如暗得灯,如贫得宝,如民得王,如贾客得海,如炬除暗,此法华经亦复如是,能令众生离一切苦,一切病痛,能解一切生死之缚。”——《法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

※……原来我这几百年的岁月,不过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
心疼连连,好想宠他!

霹雳初恋小狐狸(*/∇\*)
又温柔又帅又可爱,简直就是耽美汤姆苏男主角!
超好看!
——那年十八少年笑,白衣沽酒竹寺边。

我真是,谢谢你了网易爸爸。😊
还没对ssr绝望的时候求爷爷告奶奶不来一个,当我准备冲刺月见黑,离目标还有仅仅十几张符的时候你特么来灯姐?
多大仇?来茨木宝宝也行啊灯姐我不会养啊!作为ssr灯姐的属性真没亮点,技能还比较有用。准备培养暴力灯,把本来准备给连连的材料都喂你了,心痛。
在我心里ssr比不上月见黑头像框……连连除外(눈_눈)